青河县人民政府欢迎您!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走进青河>青河史记>详细内容

青河大陨铁之谜

作者:来源:青河县党建网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9日 浏览次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核心提示:陈列于新疆地质矿产博物馆重达30吨、世界排行第三(按重量)的大陨铁,自去年展出以来,吸引了无数中外游客的眼球。

这块稀有的大陨铁,何时陨落在地球之上?重达30吨的大陨铁陨落青河时为什么只在地表留下一个很浅的坑?如此巨大沉重的陨铁又是如何运抵千里之遥的乌鲁木齐?“伤痕累累”的大陨铁背后,又有怎样的传说与往事?

据说,1958年秋天,一群人将一车车煤炭源源不断运往远离青河县城的南部荒野,这里没有人烟,更没有工厂,人们将煤炭厚厚地包裹在此处的一个庞然大物上,架起了十余风箱,生起了一场几天几夜都没熄灭的大火,企图把这个看似铁质的东西熔化成钢铁使用。

一车车的煤烧完了,可那庞然大物仍然纹丝不动,毫发未损,人们只好悻悻离去……

这一庞然大物就是青河大陨铁。对此有长期研究的自治区博物馆助理研究员张晖向记者透露了发现大陨铁背后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银牛沟”横空出世

上文故事中的人不知道他们试图熔化的这个庞然大物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合金,它来自地球之外,集宇宙的精华,不仅含有88.67%的铁,9.27%的镍,还含有少量的铜、铬等元素,这种含铁量高的陨石通常被称为陨铁。

在这个庞然大物中还发现了地球上没有的六种宇宙矿物:锥纹石、镍纹石、变镍纹石、合纹石、陨硫铁和铁镍矿。因此,它的熔点极高,一般的温度对它根本就不管用。

这块稀有的庞然大物,何时陨落在地球之上,目前尚无从考究。

据地质学家推断,在史前时期的某一天,准噶尔盆地东北部边缘,距青河县二台东北角60公里茫茫无际的戈壁滩上,突然从空中落下一个巨大的火球,伴随而来的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震得大地都在颤抖。

转眼到了1898年,当地的哈萨克族牧民发现一个大坑里横卧着一个外表黝黑、油光发亮、布满凹洞的金属怪物,它前端高耸、中间下凹、后端隆起,宛如一个粗壮的银牛,牧民对它顶礼膜拜,视为神灵之物,从此这里便有了“银牛沟”的名字。

后来有一群牧民搬迁到了银牛沟,以银牛为伴定居放牧,并视银牛为幸福的象征,随之,有关银牛的美丽传说不断问世。

这便是科学家推断的青河大陨铁横空出世的情景。

“天落神石”历经劫难

一直以来,陨石是稀有之物,比黄金和钻石还稀有。全世界已收集到的至今不过300O块。

而这些稀有的天外来客,似乎对新疆格外垂青,专门往这里落,因此在新疆多有它们的踪迹和传说。

随着青河大陨铁的发现,20世纪30年代,一批批外国专家纷至沓来,有的是来做研究的,有的是怀着其他目的,至今陨铁上还留有各种题刻,有英文的,也有俄文的。记载的来访者中,有大名鼎鼎的英国探险家斯坦因,他试图带走“银牛”,却在上面摔断了腿。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望着稳如泰山的“银牛”,也只能望牛兴叹。

解放前,有人误认这个陨铁是纯银或白金,在它较为突起的棱角处锯去了一些,却再也无法锯开,因此,陨铁的绝大部分幸运地保留了下来。

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在听到消息后,也试图把这个宝贝运出山,曾经用火烧了七八天,想把银牛烧化分解开,可还是失败了。

1941年5月23日,当时的新疆边防督办盛世才知道了天落神石的消息,特派视导员蒋云凌专程到青河凿石取样,后来索性想把它运到迪化,但因为太重,计划搁浅。

十多年后,大炼钢铁时期,“银牛”又遭到了多次的冶炼和爆破,至今留有痕迹,但依然岿然不动地矗立在那里。

当地的蒙古和哈萨克牧民认为“银牛”是来自太空的宾客,将其视之为神赐之物。为此,他们在陨铁上建造了一座带有天窗的木制小屋,挡风遮雨,以供来往的过客顶礼膜拜。

千里搬运史无前例

转眼到了1963年,中国科学院派专人实地考察后认为青河大陨铁是世界上极为珍贵的“宇宙标本”。

这块巨大的陨铁,对了解地球的年龄和地球的演化等,具有很重要的科学价值。

1965年7月,正值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十周年前夕,政府决定把它运往首府乌鲁木齐进行研究和保护。

当时的陨铁大搬运可谓史无前例,在此之前,人们并不知道它的实际重量是多少。要搬运时,人们一测算,竟然有30多吨,当时要想搬运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为搬运它,自治区有关部门专门改装了一部可以载重40吨的大平板汽车,从乌鲁木齐开到青河。为搬运大陨铁,当时的青河县政府调动了大量人力,还找来了当地北塔山边防战士帮忙,才将它从深深的陷坑里托出,顺利放到大平板汽车上。

搬运中,为行车方便,当地政府还专门挖掘了行车的壕沟,就这样,大平板汽车以极慢的速度“磨”过了一千多公里的路程,前后耗时近一个月,最终将它运到了新疆博物馆。

经测定,该陨铁长2.58米,宽1.89米,高1.76米,体积3.5立方米,呈现不规则三角形,重达3O吨,按重量在世界陨铁中排行第三。

巨石浅坑谜团重重

40多年前,青河大陨铁运抵首府后,围绕着大陨铁的诸多谜团并没有解开。

按常理,这枚重30吨、最大直径2米多的天体从太空高速坠落,砸出的坑一定很深很深,可实际上留在现场的那个坑却令人大失所望。

该坑呈长条状(拉运时扩展所致),宽不到3米,深度仅约1米。

若不是当地知情人指认,没人能够把这区区浅坑与那举世闻名的大陨铁联系起来。

张晖说,他们曾经组织了一个探险队,找到陨铁的发现地,发现此地遍布大炼钢铁留下的煤块、炉渣,以及为了抬运陨铁专门挖掘的行车壕沟,但奇怪的是,30多吨重的陨铁怎么在地表只留下了一个很浅的坑?

围绕这个谜团,有很多种解释。

有人认为是当时的陨坑很深,陨铁被运走后,风沙不断落入,将其不断填浅,以至越来越浅。

还有人假设,可能现在所见的坑,不是陨铁的第一着陆点。而张晖比较倾向于这种说法,陨铁先落在一更硬更高处,然后又弹到了这里,从现场观察看,此种说法比较合理,能够解释巨石浅坑的矛盾现象。

那么,大陨铁的第一着陆点又在何处?现在的陨铁坑处于一片沙砾质山间平地上,两侧是四五千米长的连绵群山,可以推测,陨铁的第一着陆点就在群山的某处,当陨铁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到那里时,坚硬的岩体使其高高弹起,抛掷出去,最终落在了现在的第二现场。

目前,第一现场具体位置仍然是个谜,等待更多的科学家去探索研究。

神秘黑金

从何而来

鉴于青河陨铁的发现,张晖等人曾在青河地区西北方寻查数十公里,在一个山沟里发现数百块酷似陨铁的大型黑色神秘金属物质——“黑金”。

这些“黑金”质散布面积约数平方公里,表面呈现铁锈色,布满凹陷坑洞和疤痕,敲之铮铮作响,好似编钟在演奏,声音十分悦耳,从其断面看明显为黑白色含铁金属。

经观察,这些金属物和当地山体基岩(埋藏于天然土层下的和外露于地表的岩体)花岗岩、片麻岩等截然不同,与周围的环境极不一致,无任何关联,它们究竟从何而来?是天上的陨石还是其他金属?

距这一地区50多公里的一座山上,也有许多黑色金属物质,分布在山的南侧,和山体基岩区别很大,似要将山南侧砸毁,其他三侧没有。难道是地轴倾角发生了突然变化,只有南侧山坡遭到了陨石的砸毁?

最让张晖等人意外的是,他们在“黑金”的表面发现了古文记载的“独目人”岩画,以及具有锯齿状的神秘动物岩画。

奇怪的是,古代游牧民仅将岩画刻在“黑金”表面,其他的石头岩壁上并没有岩画图案,这是否说明在古代人的眼中这些“黑金”也是神秘的?

几千年的岁月遗迹,几千年的风雨沧桑,几千年的历史谜团,等待人们进一步去探索发现。

但今年6月至今,令人惋惜的是,有人竟将带有珍贵古代岩画的“黑金”石头运走做建材加工,而新疆青河县黑石沟已变成巨大的采石场,曾经刻有岩画的“黑金”山岩已被炸得面目全非。